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小说(段宏林林淼)全文免费阅读_林淼段宏林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的作者是“叙眠眠”。梗概:表面客套的话谁不会讲,她可不是那种需要被人拍马屁的人。“大叔公可别这么说,要小辈们只有我一个人一心为了爷爷,那才叫心寒。”她一如既往的将话说的血淋淋的。她这边话音刚落下,大叔公的脸色就肉眼可见的挂相了…

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由叙眠眠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都市、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林淼所吸引,目前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这本书最新章节第1418章 扎心的白猿,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目前已写259.3万字,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余生,都市脑洞,都市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

一、作品介绍

《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小说是网络作者叙眠眠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林淼。主要讲述了:穿越重生《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的作者是“叙眠眠”。梗概:表面客套的话谁不会讲,她可不是那种需要被人拍马屁的人。“大叔公可别这么说,要小辈们只有我一个人一心为了爷爷,那才叫心寒。”她一如既往的将话说的血淋淋的。她这边话音刚落下,大叔公的脸色就肉眼可见的挂相了…

二、书友评价

感觉写余生的“与众不同”时很刻意,时光因为没怎么出现所以没感觉什么,但是余生让我感觉如果他不是主角早就死了千八百次了的那种感觉,所以我不喜欢余生单走,因为特别容易跳,但是又偏偏又把各种重要的东西和重要的事件压在主角身上,这就变相的表达了这件事的结局,余生拿了很多东西回去,然后人族赢了呗,然后余生又换功勋点啥啥的,而且偏偏谁都跟不上余生。主角的伙伴直接甩多远去了,所以导致一半写镇妖关,一半写余生,剩下的人就穿插的写一点。反正就是余生单走就很跳,但凡多个赵嘎嘎都不会这样,强烈建议把嘎嘎乱杀绑在一起,有嘎嘎在旁边调节应该会好点

还有那个安安他前任爸爸死的时候他都没复仇,按时间来算,之前他前任爸爸呆的时间比现任还长而且他之前表现出来的根本不算深情的样子,一副利用的样子这种人会为了宗仁和墨阁这个庞然大物组队?说到底,这两个角色你都弄的太牵强安安的人设已经前后矛盾了,前面只在乎他一个爸爸,之前都没复仇,现在却又因为这些会跑去复仇只能说三个字,很离谱

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歇

三、热门章节

第1014章 为何,为何…

第1015章 新年快乐

第1016章 红尘之行

第1017章 算了?

第1018章 我…入六觉了

四、作品试读

前厅闹剧没头没尾的结束了,大叔公把宓夏瑶叫到隔壁厢房。

叔侄二人面对面而坐,她则让宋巧将准备好折现的银两放到桌上。

“果真还是患难见真情,小辈里有你这样一心救父亲的人,我宓家这些年培养小辈就算有回报了。”

大叔公语重心长的话听得宓夏瑶心中冷笑一声。

表面客套的话谁不会讲,她可不是那种需要被人拍马屁的人。

“大叔公可别这么说,要小辈们只有我一个人一心为了爷爷,那才叫心寒。”

她一如既往的将话说的血淋淋的。

她这边话音刚落下,大叔公的脸色就肉眼可见的挂相了。

屋内正陷入尴尬接不上话的环境中,大叔公轻咳几声,“上回见着小段了,他如今成了礼部司务。人家虽然是个小官,但到底也是在朝堂上的,说不定能帮帮咱们,出个招。”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暗示宓夏瑶要不给段宏林低个头。

她撩起眼皮看了一眼大叔公。

“好歹也是多年夫妻不是,床头吵架总该床尾和才对。”大叔公尴尬的咳了一声。

“大叔公,这银两我核算过了,能给牢狱里所有人差不多小几两银子打点,我这几天已然调查出几个说不定能伸出援手的人,待我……”

“老三他姑娘,你这样做事未免有些太决绝了吧?!”

宓夏瑶话音还没彻底落下,外面中气十足的声音贯穿整个院子。

紧接着,就见到宓二爷推门闯了进来,怒目圆睁的看着座位上的小辈。

大叔公茫然的站起身子,开口相劝,“有什么事好好说,咱们都是一家人。”

“你停用了布庄?是不是!”宓二爷指着宓夏瑶的鼻头质问。

他说的布庄正是前几日宓夏瑶带宋巧把库存的成衣全都加厚备用的那家店铺。

看着亲戚歇斯底里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布庄是宓二爷名下的。

被咄咄逼人的宓夏瑶,丝毫不慌乱,她甚至还悠闲的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嗓子。

“布庄经营不善,他是我父亲名下的铺子,我作为我父亲的亲身女儿,当然有权利置办它。

“二叔这是怎么了?”

宓夏瑶明知故问,明媚的面庞带着得体的微笑,竟让人一时找不出错处。

大叔公不知其中原委,看了看二弟,又看了看侄女,竟一时不知道该劝架谁。

宓二爷被她这坦荡的样子实打实的憋了一口气。

“那布庄,我是有别的打算要置办的,你为什么不同长辈商量一声!?你个小辈,眼里还有我等长辈在眼中吗?!

“我看你,就分明是跟婆家的人起了矛盾,想来京城找我们撑腰,最后看唯一给你撑腰的人不在了,你就想着在京城中为所欲为了是吧?!”

宓二爷恼怒起来,话不过脑便是一顿谩骂。

“老二!”大叔公听得眼皮一跳。

这些日子里,他是实打实看到宓夏瑶为了打点牢狱里的狱长们,忙前忙后凑钱的样子。

享受到小辈替他分忧的快乐,要这个节骨眼上宓夏瑶被老二给骂走了。

他可拿不出那么多钱出来打点狱长们。

父亲的命是重要,可是他也有自己的家庭。

孰轻孰重,他已经在这几天悄悄做了选择了。

“你们这其中必然是有误会在里面的,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误会,咱们坐下来好好聊开就是了,有什么生意需要跟家人翻脸的?!”

大叔公拉着宓二爷的胳膊,企图坐下来。

宓二爷一下子就甩开了对方的手,气急败坏对着大叔公说道:“上回我同你说的那单生意,如今被这个好侄女毁的一干二净的!”

“跟那位贵人做的!?”大叔公错愕的反问。

宓夏瑶看着面前两个叔公说话跟打哑谜一样。

很快大叔公的脸色也是一变,他扭头看向宓夏瑶,斟酌再三说道:“阿瑶,这事儿确实是你的不是,做这么大的决定,怎么不先跟我们长辈商量一下?”

这样一个快速翻脸的样子,宓夏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是冷笑了一声。

她岂会不知道布庄里暗地里做的是什么勾当。

宓二爷上辈子贪她父亲京城铺子多时,便故意顶着布庄当家的名号,去跟一个世家去打交道。

表面看着像是做正常布庄生意,背地里是帮着世家人处理那些不入主流的银两的。

这种危险的行为,他们不用自己的铺子,却偏偏用她父亲名下的铺子来做这种生意。

上辈子的父亲,就因此被缴走大部分的资产,尔后一蹶不振,甚至还被人污蔑,尸骨无存。

她的父亲能走到那一步,路程上都有他们从中作梗!

她回到京城第一件事除却救爷爷,就是处理这个肮脏的肿瘤。

动了这群亲戚的蛋糕,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我还是那句话,这铺子是我父亲名下的,我作为他的直系子嗣处理铺子,理所当然。”

她坦荡又理直气壮的话,狠狠的堵死这两个心虚的叔公们。

宓二爷才不管什么救父亲,冤大头给钱的事情。他如今没了顶头的布庄,还怎么跟世家合作!?

“一个女孩子家家,出去谈生意做事儿,你不嫌丢脸,我还嫌弃!”宓二爷使出杀手锏。

他企图拿女戒来束缚宓夏瑶。

但宓夏瑶可不是脸皮薄的小姑娘了,她从容的站起身子来,看向大叔公,勾唇冷笑道:“大叔公,这钱就放在这儿了,刚刚的话我也说的很清楚了。”

随后,她看也不看气的脸色都快成猪肝色的宓二爷,转身就走出宓府。

就当她前脚上了马车,后脚在宓府的宓二爷阴沉着脸色。

“区区小辈,敢无视我!?”

大叔公这边左右为难,他欲言又止了许久,最后无能的叹了一口气。

这边,宓夏瑶的马车刚走上大道上,就有一辆更加华丽的马车堵住了她的去路。

宋巧下了马车又上来,转告给她,“夫人,是一位大人物拦了咱的去路,他们不愿意自报姓名,非要咱们跟着他的马车先行一段路……”

小说《虐完前夫一家后,我跟权臣HE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