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辰朱元璋(畅销小说老祖助我)最新章节列表_(苏辰朱元璋)畅销小说老祖助我最新小说

《老祖助我》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苏辰”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苏辰朱元璋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老祖助我》内容介绍:苏辰穿越成燕国一个侯爵的小儿子,凭借供奉的华夏历代帝王牌位,招来曾经那些叱咤风云的皇帝,以及他们麾下猛将助力。“朕当初一个破碗开局,你与我相比,如站云端!”朱元璋看着不争气的苏辰摇了摇头。刘邦一眨不眨的盯着苏辰屁股下那张椅子,“你让季再过一把瘾,这赤霄剑送给你了,韩信、樊哙借给你用!”“这世间可有长生药?”嬴政望着硕大的堪舆图,眼睛渐渐发亮:“此世道,这般多国家,何时能车同轨、书同文?……

小说推荐老祖助我》,讲述主角苏辰朱元璋的爱恨纠葛,作者“苏辰”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担心?”苏辰看着父亲,一旁也有母亲望来担忧的神色,他笑起来,拿过一把尺子,看着面前的堪舆地图,口中继续说道:“担心起事不利,事败之后举家被杀?还是被灭族?”老人看着儿子在桌前地图上用尺子比划,心里终究有着担忧:“不是已经抄家了吗?朝廷势大,到时各州兵马过来平叛,你该如何应付?仅凭定安城不到五千的兵马?”“爹啊……你之前也看到了的,咱家走到这个地步,你以为皇帝真会放过我们?以为大哥…

老祖助我

在线试读

苏辰在四处转悠一圈,跟侯府上没什么区别,花木假山、水榭凉亭、过冬的小阁,家里甚至比这里还要齐全。

“还是回去吧,估摸着也聊的差不多了。”

掐着时辰,又走了几步,实在没什么可看的,转身沿着原路返回,远远的,穿着云纹白裙的女子气咻咻的走来,边走边挽起薄纱袖口。

“凉亭里的那女子……这是冲着我过来?”苏辰愣了一下,没等他抬手见礼,那女子三步跨做两步,已经到了面前,上下打量苏辰。

“信,你看了吗?”

“嗯?”

想到对方可能会说那些话,没想到一开口,居然是这句,令得苏辰再次愣住,看着面前容貌俏丽的女子,以及……双手叉腰,一只莲足迈裙外,脚尖不时点在地上。

活脱脱一个女汉子。

苏辰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看了。”

女子紧逼一步:“我问你,刚才听到琴声为何调头就走?”

“不好听,当然走。”

“我八岁就学琴,你说我弹的不好听。”女子秀眉一横,苏辰指着她旁边的丫鬟:“你觉得好听吗?”

“奴婢……奴婢当然觉得好听啊。”那丫鬟也没想到苏辰会祸水东引,幸好她反应快。

“磕磕绊绊才说清,好不好听还不明显?”

苏辰跟着苏从芳是来求那位房学士取字的,他可不想跟这府里的女眷纠缠,惹出是非来,真就鸡飞蛋打。

趁对面的女子歪头还没从刚才话想明白,赶紧绕了过去。

“你站住!”

女子顾不得此时穿的长裙,提着裙摆转身就一跃,莲足踏在附近树梢,凌空跃过苏辰头顶,稳稳落到他前面张开双臂。

“不许走。”

“还有何事?”苏辰也算见识了,这女子轻功倒是比抚琴厉害了不知多少。

女子收回双臂,往怀里一叉,歪着脑袋,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苏辰。

“没事,没事就不能看你啊,到了我家,我爱怎么看就怎么看。”

苏辰嘴角抽了抽,女汉子直接变成女流氓了。

对方又是女子,他还真不好动手,就只能动嘴了。

然后,他说了一声:“泼妇……”

而此时,苏从芳和房文烨也从前院那边过来,两个相差十几岁的老人边走边说着话。

“定安城的瘟疫过去了,听闻苏辰在里面作为很大?”

“呵呵,他啊,就是古怪想法多,领着城里一帮三教九流之辈,到处奔走借水,原以为杯水车薪闹出笑话,没想到他是抛砖引玉,让更多的人心有感慨,加入治理旱情、灾民当中。”说到此处,苏从芳忍不住笑起来,显然对小儿子的表现是满意的。

房文烨在旁抚须点头,跟着笑了笑:“剑走偏锋,但也是做实事的人。”

两人随即在长廊下停住,苏从芳回过头看向对方:“前些日子遣人送来的信,文烨公可看了?”

“哈哈,看了看了,今日一见令郎,我也满意,能与侯爷结为亲家,自然是求之不得。”

老人面上、心里都高兴的紧,能和侯爷结上姻亲,不管他儿子成不成才,其实都无所谓的,房家不缺名声和钱财,缺的是实权。

定安侯虽说手中只有三四千兵马,那也是兵马不是?

何况,他还听闻苏辰曾领兵杀贼,往后有这么一个孙女婿,前途不可限量,房家往后还会怕被人逼迫?

两位老人相视一笑,继续往前走,这时也听到些许说话声,顺着声音望去,便看到苏辰和一个女子站在花园间的石子路上,像是在说话。

“穿白裙的女子,便是我三房的孙女,闺名雪君。”

苏从芳点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郎才女貌,看样子与我儿聊的甚好,没想到他们一见面就这么投缘。”

护卫一旁的十三,是有武功在身的,传来的话语他听得真切。

在旁小声提醒道:“侯爷,他们好像在吵架。”

然后,就被苏从芳瞪了一眼,低说了句:“滚犊子。”随即,笑呵呵的对一侧的房文烨笑道:“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你说是吧,房学士?”

“哈哈,侯爷真是妙语连珠,妙啊。”

原本侍卫揭穿有些尴尬,这粗枝大叶的苏侯爷一句话粗俗谚语就给化解了,倒是让房文烨心里舒服不少。

“侯爷,今日就在寒舍住下,过两日我便给苏辰取字。”

“好!”苏从芳直接了当的应下,回头低声道:“那咱们两家这亲事可就这么说定了,回去后,合计一个好日子,就正儿八经的将亲事敲定。”

老人点头:“这是自然。”

……

“姑娘,我父在那边等着,就先走一步。”

苏辰说了几句发现跟一个女子斗嘴属实没有意义,这女子油盐不进,怎么说她,都笑呵呵盯着自己看。

说完,苏辰赶紧转身离开,回到长廊这边向父亲和房学士见礼,随后被父亲带着去了房府北院住下。

他们一走,名叫房雪君的女子走了过来,负着双手站在老人身旁,扭着足尖,有些害羞的用肩头轻轻顶了顶老人胳膊,垂着俏脸轻咬红唇。

“阿爷,是不是……定下亲事了?”

呵呵,老人看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孙女露出这般作态,也是笑起来:“就这么着急了,看来那苏辰衬你心意了。”

雪君咬着嘴皮点了点头,细如蚊声:“衬心。”

“听说他爱逛青楼。”老人继续逗她。

“哪有男儿不好色的,经常去说明……”女子想了想,红着脸继续道:“说明……他身子骨强壮!”

“你!你这孩子,尽说胡话。”房文烨也是没想到孙女竟然会说出这番歪理来给苏辰开脱,不过既然两人婚事已由两边大人说定了,那就由着她吧,“苏侯爷会在咱们家住上两日,有空你带那苏辰在城里四处游玩,看看山水古刹,不过,你可别带着他到处乱跑惹是生非。”

“不会不会。”

房雪君连连摆手,她想了想:“那……我带他去郊游,叫上城里那些二世祖给他做陪衬,阿爷你看如何?”

都是官宦大户人家子弟,知晓苏辰身份,自然只会巴结,不会惹他生气,这点房雪君还是想的通透,一来两人相处就不用那么尴尬,二来,又可以更好长时间的接触。

老人自然看出孙女的想法,也没多想,便同意了。

“既然你都想好了,便去做吧。”

房雪君眼睛一亮,一改刚才的含蓄,兴奋的俏脸通红,转身大步飞奔冲向了后院。

相比于女子的兴奋,苏辰还不知道自己婚事已被父亲定下来,躺在香软的木床,枕着后脑想着刺客的事,苏从芳不让他继续追查,不代表他就此放弃。

只是为何一连三个月都不曾有消息,难道是等苏家人放松警惕后,再来一次偷袭?

天色沉入夜幕。

十三在外面叫他吃饭,苏辰才从迷迷糊糊的浅睡醒来,洗了一把脸,便跟着早已等候的苏从芳去了房府中庭用饭,过去时,早已摆了丰盛的大宴,房家正房,以及后面二房都来了,坐满了厅室,外面的院子都是房家旁亲。

老人身旁还有一妇人陪衬,在房家妇人是不能随意抛头露面的,但眼下大抵知道两家即将接亲的事,出来陪桌倒也合乎情理。

房雪君自然也在,不过坐的女眷那一桌,不时朝正吃饭的苏辰挤眉弄眼,随后就被她娘亲用筷子头敲了一下手背才老实一些。

苏辰与桌上的房家人所谈不多,一来不熟悉有着代沟,二则他有心事,没多少兴趣与旁人交谈,最多房家人过来敬酒,他才起身回应。

等到吃完饭,苏从芳在厅里与房文烨喝茶闲聊,他原本准备返回住的地方,半道被跳出阴影的女子拦住,然后留下一句:“明日随我出去玩。”便唰的一下飞上墙头,踩着院墙眨眼消失不见。

呃……

苏辰无语的看着在自家院墙高来高去的女子,察觉到对方似乎对自己未免有些过于热情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冷噤。

果然,他的感觉猜对了,第二天一早,房雪君便来寻他,连拖带拽的带着苏辰上了马车,坐在车里,女子也不安静,撩开车帘,兴奋的给他介绍城内街景。

不久后,便驶出南城,在城门口与四辆马车汇合。

山野田地,此时节已泛起些许微黄了。

小说《老祖助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