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晚柠傅庭深(夏晚柠傅庭深女频完整篇章)免费阅读无弹窗_夏晚柠傅庭深女频完整篇章傅庭深夏晚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夏晚柠傅庭深女频》,是网络作家“傅庭深夏晚柠”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以她对傅庭深的了解,他说没有跟云婉儿睡,肯定就是没有睡过的。在这件事上,她可能是真的误会他了。可这不代表,她还是要像以前一样,委屈求全的忍受一切!若是他不和云婉儿划清界线,保持距离,这段婚姻,同样没有……

小说《夏晚柠傅庭深女频》,现已完本,主角是傅庭深夏晚柠,由作者“傅庭深”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爱了他这么多年,从来都只是她的独角戏。她就像一个跳梁小丑,拼了命的在舞台上表演,结果落在别人眼里,却只是哗众取宠。她有什么资格要求他跟云婉儿划清界线呢?那可是他的白月光,爱而不得啊!夏晚柠微微仰头,逼退自己的泪水,她唇角弯起嘲讽的弧度,“那你以后也别再驰名双标,我只要不身体出轨,愿意跟哪个男人接触就…

夏晚柠傅庭深女频

夏晚柠傅庭深女频 在线试读

以她对傅庭深的了解,他说没有跟云婉儿睡,肯定就是没有睡过的。
在这件事上,她可能是真的误会他了。
可这不代表,她还是要像以前一样,委屈求全的忍受一切!
若是他不和云婉儿划清界线,保持距离,这段婚姻,同样没有什么可挽回的余地。
显然,男人听到她的要求后,只觉得无理取闹。
傅庭深刚缓和了几分的脸色,又骤然变得冷沉阴翳。
“夏晚柠,是不是我最近对你太好了,你有点恃宠而骄了?”
夏晚柠看着男人冰冷的眼神,以及一闪而逝的反感,她指尖用力掐住掌心。
心口,那股被她极力遏制住的酸涩情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鼻尖酸得厉害,眼眶涨疼,有温热的液体,想要破眶而出。
但她拼了命的忍着。
不想再在他面前,流露出任何脆弱与难受。
是啊。
她确实有些自不量力了。
爱了他这么多年,从来都只是她的独角戏。
她就像一个跳梁小丑,拼了命的在舞台上表演,结果落在别人眼里,却只是哗众取宠。
她有什么资格要求他跟云婉儿划清界线呢?
那可是他的白月光,爱而不得啊!
夏晚柠微微仰头,逼退自己的泪水,她唇角弯起嘲讽的弧度,“那你以后也别再驰名双标,我只要不身体出轨,愿意跟哪个男人接触就跟哪个男人接触,你管不着!”
傅庭深的脸廓,顿时黑成了锅底色。
若不是看到女人眼眶里有莹亮的水雾在打转,他真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这个女人,现在真是会触犯他的逆鳞,越来越会作死了!
傅庭深喉骨里溢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夏晚柠,你别惹怒我,不然,我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让你后悔莫及的事来!”
不待夏晚柠说话,傅庭深便大步离开。
砰的一声,房门被甩关上。
忠嫂端补品上来给夫妻俩吃,看到傅庭深面色冷厉的下楼,她在心里叹了口气。
少爷的脾气,真是越来越恶劣了啊!
少奶奶那么好的姑娘,明媚漂亮,待人亲和,一点也不对下人摆架子,还在院子里养花养草,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他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多少个他没有回来的夜晚,少奶奶都在偷偷抹眼泪啊!
“少爷。”忠嫂鼓起勇气叫住面色凛冽的傅庭深。
傅庭深皱了下剑眉,看了眼忠嫂手上端着的补品,“你端的什么?”
“这是桃胶皂角米雪燕羹。桃胶是少奶奶亲自在桃树上采摘的,她知道您胃不太好,吩咐我,只要你回来,每晚都给你吃一点。”
“少爷,少奶奶是我见过的最善良,最美好的女人,你一定要珍惜她啊!”
傅庭深看着眼前这个跟在他身边伺候了多年的老佣人,他深眸中闪过一抹复杂。
忠嫂向来是站在他那边的,可现在,却帮着夏晚柠说话了。
她才嫁进来两年,却连他最忠诚的佣人,都收买了!
“她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太过贪心!”
不待忠嫂说什么,傅庭深快速下了楼。
忠嫂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少爷再这样下去,彻底伤了少奶奶的心,迟早有一天,会后悔莫及的!
……
傅庭深离开后,夏晚柠从浴室出来。
她走到柜子前,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白色瓶子。
瓶子里装着避.孕药。
先前在车里,他没有做措施。
她倒了两粒,仰头,就着水吞进了喉咙。
半年后两人就会离婚,她不想有孩子的牵绊。
一个人的独角戏,时间久了,真的会累。
忠嫂敲门进来,看着怔怔坐在飘窗前的女人,她眼里闪过心疼。
“少奶奶,吃点补品吧!”
看到忠嫂,夏晚柠脸上露出笑意,“谢谢忠嫂,你放在化妆桌上就行了。”
忠嫂放下补品后,安慰道,“少奶奶,你这么好,少爷肯定早就心动了,只是他还没有看清自己的心。”
夏晚柠失神的笑了笑。
也许以前,她也这样幻想过。
只要她做得够好,够完美,他总有一天会心动的。
可是,幻想终究是幻想。
总有破灭的一天!
“谢谢忠嫂的宽慰,我没事的,你下去早点休息吧!”
忠嫂下楼后,夏晚柠双手抱着腿看向外面的夜空。
壹公馆处在帝都最好的位置,能俯瞰大半个帝都的夜景。
奢华璀璨,灯火通明。
可她,却没有半点温暖。
想哭却哭不出来,想笑更是笑不出来。
只有,无尽的悲凉和寂廖。
……
翌日。
夏晚柠打起精神起床,准备去公司上班。
从楼梯上下来,原本以为傅庭深昨晚没有回来,没想到一下楼,就看到他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挺括的白色衬衫包裹着他健硕结实的身形,白色衬衫外面套了件商务马甲,银色胸针在晨曦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微微低着头,黑浓的睫毛比女人的还要纤长,高挺的鼻梁下,是绯色性感的薄唇。
英俊、冷锐、又矜贵。
夏晚柠没有像以往一样,迷恋爱慕的盯着那张完美毫无瑕疵的俊脸。
她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许是听到下楼梯的声音,正在看报纸的男人,抬起深眸朝她看来一眼。
看到她的装扮,他眉头,狠狠一跳。
夏晚柠穿了件白色修身衬衫,下身一条包臀短裙,她虽然纤瘦,但却很有料。
该有肉的地方有肉,该瘦的地方瘦。
一头乌黑长发扎成低马尾,脸上化了精致的妆容。
职业、干练,又明媚、漂亮。
她刚成为他秘书时,他看到她这样穿,三令五申警告过她,不许穿不过膝的裙子。
当时她搂着他的脖子,撒娇的说秘书办的人都那样穿,为什么她就不行?
他当时好像说了句‘别人是傅太太吗?’,她当即笑逐颜开!
后来,她再穿职业装时,几乎都是长裤,或者是齐膝盖的A字裙。
鲜少穿得这么的…突显身材。
从傅庭深的视线扫过去,一眼看到的,尽是她纤细白皙的大长腿。
傅庭深英俊的轮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了下去。
“夏晚柠,上楼换掉裙子!”
命令、不容置喙的口吻。

从楼上下来的女人,却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
她小脸紧绷,忽略他的存在,径直往餐厅走去。
“忠嫂,你做了我最爱吃的瘦肉粥啊!”
“少奶奶喜欢吃就多吃点。”
“好的,谢谢忠嫂。”
听到餐厅里她的笑声,傅庭深拿着报纸的长指,微微收紧。
该死的女人!
她现在是打算反了天了?
他给她几分颜色,她就开起染坊了是吗?
傅庭深起身,朝餐厅走去。
以往他进餐厅,她会帮他拿早餐,倒牛奶,甚至还会将筷子或者勺子递到他手中。
然而今天——
他过来了,她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傅庭深面色冷凝的坐到夏晚柠对面,狭眸幽沉地看着她身上的白衬衫,因为是修身掐腰设计,每一寸线条都被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胸是胸,腰是腰。
很难让人不注意到她。
傅庭深剑眉越蹙越紧,“夏晚柠,吃完早餐,上楼换别的职业装。”
夏晚柠抬了下眼皮,唇角扯出一抹冷讽的笑弧,“二十一世纪了,穿衣自由,傅总还是少对女孩子的衣着指手画脚,那样显得你很low。”
餐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
连根针掉下来都听得到的安静。
男人的脸色,阴沉得似乎能滴出水来,锋利的眼神,好似要将云淡风轻吃着早餐的女人刺穿。
忠嫂站在厨房里,大气不敢喘一口。
少奶奶今天好像有了变化,硬气了呢!
忠嫂在内心,忍不住给少奶奶加油鼓气。
对,就是这样。
不要轻易被少爷拿捏!
忠嫂似乎忘了她是谁的忠仆。
夏晚柠吃完早餐,不顾男人难看的脸色,她起身离开。
傅庭深追了过来,“你是不是一定要惹我生气?”
夏晚柠没有理会他,上了自己的那辆宝马mini,换上平跟鞋,启动引擎,油门一踩,疾驰而去。
傅庭深被喷了一脸的尾气。
他大掌紧握成了拳头,额角的青筋,都突了出来。
这女人,真是反了天了!
……
早上开会时,众高层都战战兢兢。
傅总的脸色,好像西伯利亚的冷空气。
浑身散发出来的凛凛寒意,好似要将一切吞噬。
会议室里,唯独不受影响的,是坐在一边记录会议重要事项的夏秘书。
不知是不是众高层的错觉,他们好像看到总裁,时不时朝夏秘书投去一记幽怨的眼神。
开完会,夏晚柠将会议要记整理出来拿给傅庭深。
她工作能力强,从不会出任何差错。
傅庭深想要挑刺,都挑不出来。
上午上班时,傅庭深难得走神,他站在窗户前,看向秘书办的人。
夏晚柠如今是他的首席秘书之一,虽然还很年轻,但她的能力,并没有人质疑过。
秘书办最近新来了一位秘书,此刻夏晚柠正拿着一份合同对她说着什么。
傅庭深走出办公室,站到了秘书办门口,工作中的秘书们并没有发现他。
夏晚柠对着那位新来的秘书,严肃说道,“以后合同内容一定要慎之又慎,稍微一个小数点移了位,就会给公司带来不小的损失,这次我帮你检查出来了,下次呢?一定不要抱侥幸的心理!”
“夏秘书说的是,我记住了。”新秘书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对夏晚柠敬畏又佩服。
夏书秘比她年龄还小,工作却如此出色、严谨,这次多亏了她,不然,她可能连工作饭碗都保不住。
夏晚柠准备回自己办公位,一转身,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傅庭深。
他幽沉复杂的视线,正好落在她身上。
夏晚柠眉心,微微一跳。
他怎么用那种眼神看着她?
其他秘书也看到了傅庭深,纷纷站起来打招呼。
傅庭深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继续工作,他离开前,对夏晚柠说道,“夏秘书,来趟我办公室。”
在公司,他是总裁,是她的上司,她自然要听他的吩咐和安排。
夏晚柠抿了抿唇瓣,走进总裁办公室。
傅庭深坐到黑色办公椅上,修长冷白的手指按了按太阳穴,他面色冷峻的看着夏晚柠,“你知不知道今天多少男同事的目光,都落到你腿上?”
夏晚柠,“……”
叫她进来,就是说这种废话的?
她的腿,细又直,白又美,有男人看,不是很正常吗?
“傅总,这是公司,你说过,公司只谈论公事。”
傅庭深咬了下后槽牙。
好,很好。
这女人,会用以往他对她说的话,来堵他的嘴了!
“晚上有个慈善晚宴,公司几位大客户也会过去,你陪我一同参加。”
夏晚柠之前,也以秘书身份陪傅庭深参加过晚宴。
她点了下头,“好,若傅总没什么别的事了的话,我先出去了!”
傅庭深看着夏晚柠的背影,鬼使神差的将她叫住,“中午我让人送餐过来,你来我办公室一起吃饭。”
“不用了,员工食堂的饭,挺好吃的。”
……
中午。
夏晚柠和秘书办的苏姐,梦雪一同到食堂吃饭。
梦雪看到不少男同事的目光都落在夏晚柠身上,她笑着道,“晚柠姐,你今天真漂亮,好多人都被你吸引了呢!”
苏姐点点头,“年轻女孩就该这样穿,多漂亮,多有朝气,是公司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夏晚柠唇角勾了勾,“苏姐,小雪,你俩就别打笑我了。中午吃什么,我请客。”
几人打了餐,坐到靠窗户的位置。
刚坐下没多久,一道修长的身影,就朝她们走了过来。
“夏秘书,你好,我是销售部的萧翊宸,很高兴认识你。”
夏晚柠抬头,看向眼前高高大大,俊朗帅气的男人,她有些怔愣。
斜对面的两个桌子上,坐着销售部的人,他们全都在朝着萧翊宸挤眉弄眼。
夏晚柠是知道萧翊宸的,他是去年进公司的,短短一年,因为业务能力出色,已经升为销售部经理了。
公司里除了傅庭深,就属他最受女同事欢迎。
他这是过来找她搭讪的?
夏晚柠刚要说点什么,突然,餐厅门口出现了两道身影。
傅庭深,以及他唯一的一个男助理宋周。
傅庭深一进来,深不见底的黑眸,就落到了她身上。

小说《夏晚柠傅庭深女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